“黑土灘”治理的祁連之路

發布時間:2021-01-04 16:06:43丨來源:青海日報丨作者:丁玉梅丨責任編輯:蘇文彥

千百年前,祁連山引來無數文人墨客的誦贊。如今,這座山下,水草依然豐美,牛羊依舊肥壯。

“爰有南山,疊嶂層巔,番兒仰止,呼曰祁連。形踞乎天柱,勢壓乎邊關。草木生而暢茂,牛羊牧而滋蕃……”千百年前,祁連山引來無數文人墨客的誦贊。如今,這座山下,水草依然豐美,牛羊依舊肥壯。

從雪色茫茫的達坂山,一路穿過景陽嶺,沿著黑河逆流而上,途經“東方小瑞士”祁連縣和有呦呦鹿鳴的祁連鹿場,就到了海北藏族自治州祁連縣野牛溝鄉。河流、草原、濕地、野牛、藏野驢、黑天鵝……多樣生物性和獨特的自然環境,成就了野牛溝的美景。

(攝影:聶文虎)

群山環抱的野牛溝,蜿蜒交錯的黑河緩緩流動。俯視黑河峽谷,一條條河水,從峽谷處傾瀉而下,最終在平地上匯成黑河。結冰的黑河如潔白的哈達,冬日草原的遼闊和壯美,在這里體現得淋漓盡致。

黑河源頭向北5公里處,有一處板房,屋頂煙囪里飄著裊裊炊煙,板房主人周加去巡護草場了,屋里只有他的妻子尕拉毛措,只有緊緊圍在火爐旁,才能驅散-15℃的寒意。

周加和尕拉毛措是野牛溝鄉大浪村的牧民。從自家草場搬到這里已經3年了。這3年,他們和村里的其他14名草原管護員,共同守著村里的寶貝——治理好的黑土灘。尕拉毛措指著門前用網圍欄圈起來的一片草場說:“這里以前全都是黑土灘,治理好了以后,草長得很好,夏天就像是韭菜一樣?!?br/>

何謂“黑土灘”?

“黑土灘”是多種因素共同作用形成的草原災害。這種草原災害主要因為原生植被逐步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撮一撮的毒雜草群,春季解凍后,草場草皮覆蓋度降低,一片片土壤裸露,形成一塊塊“斑禿”,沒有了牧草,草場土壤養分流失,鹽堿程度不斷加重,直至水土流失,風沙肆虐。

“風沙吹起來,看不見身邊的人,也看不見走在前面的牛羊?!辨乩胄Φ?,這種風沙當地人不叫它“沙塵暴”,而稱之為“沙旋”,黑土灘上尤其容易起“沙旋”,一個接著一個,像一條龍一樣,于是當地牧民叫這片地方沙龍灘。

在55歲的大浪村黨支部書記瑪久的印象里,沙龍灘在他兒時就是這個樣子,一片裸露的土地接著另一片,讓人看不到希望。漸漸地,沙龍灘的黑土灘從幾畝,擴張至上萬畝,直至再也沒有人去沙龍灘放牧。

祁連縣黑土灘從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開始出現,造成這一草原災害的主要原因是過度放牧。據瑪久回憶,當時沒有輪休牧,更沒有禁牧區,大家為了追求個人利益,不斷加大放牧時間和強度,草原退化一天比一天嚴重。

牲畜過多導致草場壓力增大,天然牧草來不及生長,草的質量逐步下降;其次土壤變得緊實,土壤性質惡化,更不利于牧草生長,再次加劇土壤的沙化。

過度放牧致使草的種類變得單一,其中優良牧草比例減少,草叢高度降低?!吧除垶┥隙际恰蛋腿_’,這種草牛吃羊不吃?!爆斁盟f的“康巴塞羅”是草原變成黑土灘后長出來的一種植物,草原退化,黑土灘被毒雜草侵占。

氣候的變化也是黑土灘形成的原因之一。據資料顯示,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青海省降水量較少,且氣溫明顯增高,以致土壤水分損失增加,加速草原退化。

除此之外,鼠類的猖獗是加速草原形成黑土灘的又一因素。據有關研究資料顯示,一只鼠年食青草5.47公斤,一年損失牧草5384萬公斤,相當于3萬個羊單位的年食草量。鼠類啃食牧草、打洞,對草原生態環境的破壞不可逆轉。

黑土灘的原生植被蓋度不到10%,畝產鮮草僅有50公斤左右,不僅使草原生態環境惡化,而且嚴重影響了當地草原畜牧業生產發展。

更嚴重的是,作為黑河的發源地,沙龍灘的黑土灘影響了河流的水文條件。有資料顯示,在2000年以前,黑河源頭斷流時間曾長達40天,斷流長度近50公里。黑河作為祁連山北坡的最大水系,滋養著河西走廊及內蒙古諸多城市,如果黑河消失,后果不堪設想。

“沙龍灘的黑土灘,有沒有被治理過?”

“以前治理過兩次,但是因為后期管護不力,沒啥效果?!痹诂斁玫挠∠罄?,以前黑土灘上也種過草,但沒人看護,草還沒長好,就被牛羊吃進了肚子,以致沙龍灘的黑土灘面積擴張到了22666.67公頃。

直到2015年,祁連縣組織各村支部書記開會,商議黑土灘的治理工作?!皢柲膫€村愿意治理黑土灘,我第一個舉了手?!闭f起當年的決定,瑪久心情依然激動不已,這些黑土灘是屬于村里的財產,但沒有絲毫放牧利用價值,聽到要治理,瑪久毫不猶豫地站了出來。

祁連縣通過實施祁連山生態保護與建設綜合治理、草原生態修復及退牧還草工程,2015年至今,累計投資1.71億元,治理沙化草地4466.67公頃,建設一年生人工飼草基地4333.3公頃,草原鼠害、蟲害防治面積達到564333.3公頃,改良退化草原7333.3公頃,建立人工飼草基地1000公頃。

祁連縣主要采取“集中投入、連片治理”等多種方式,對當地黑土灘進行治理?!霸谇嗪J⌒竽莲F醫科學院專家團隊的技術支持下,我們累計治理黑土灘14000公頃,其中,沙龍灘地區治理黑土灘11333.3公頃?!逼钸B縣草原監理站站長周占海告訴記者。

針對黑土灘治理,以自然恢復為主,主要采取有害生物防治+免耕補播(或人工草地建植)等治理措施。2015年7月,周占海他們在沙龍灘的黑土灘,播種了披堿草、早熟禾等草籽,那一年草的長勢特別好。

“如果是夏天,這里的景色更美?!笨粗羧蘸谕翞╅L出了綠油油的牧草,瑪久由衷地笑了,他擔任村支部書記10年,近一半的時間花在了黑土灘的治理上。如今,黑土灘的草地植被蓋度從10%提高到80%以上,牧草平均高度達到50厘米以上,平均畝產鮮草由治理前的50公斤左右提高到350公斤以上,大浪村的牧民看到了希望。

2018年秋季,大浪村牧民開始收取草籽,草籽通過村合作社賣到市場上,牧草留10厘米,剩余的草加工打包成草垛,分發給村里的牧民?!?018年,僅草籽我們賣了80多萬元,打包了3萬多個草垛?!爆斁谜f,他們用其中的50萬元,重修了村里的公路。2019年賣草籽的30多萬元,給村里的922人繳納了醫保。

治理后的草場,有兩個多月的放牧期,這里牧草優良,大大緩解了其他草場的壓力。治理好的黑土灘用網圍欄圈了起來,第一年治理后的黑土灘,到第三年10月份,草場土層凍結后,牧民才能放牧,并實行季節性休牧。

“剛開始的頭兩年,是最難的一年?!爆斁脫u頭說道,因頭兩年不讓牧民放牧,村里人不愿意,大家都覺得草長得這么好,為什么不讓牛羊吃草。

面對這一情況,瑪久和縣草監站的工作人員只能苦口婆心勸道:“翻種后的黑土灘,前兩年土壤還不緊實,牛羊在啃食過程中,容易把草連根拔起,那樣所有的努力都白費了?!?br/>

為此,縣草監站設立了沙龍灘大浪村管護站,但16名草原管護員,巡護幾千公頃草場,如杯水車薪。沒有別的辦法,瑪久只能發動家人,乃至親戚朋友,共同守護這片草原,在他們的帶動下,有100多戶牧民,自發加入到巡護隊伍中,為這片草原“站崗”。

2018年后,這一情況不復存在。用周占海的話來說,群眾看到了治理后的成效,大家都想好好保護和利用這片草原,從此再沒有牧人在夏季休牧時,將牛羊偷放到治理后的黑土灘。不僅如此,如果有人看到偷牧,黑土灘的網圍欄損壞了,會帶上工具、開上手扶拖拉機,自發修理網圍欄,周加夫婦就是其中之一。

大浪村尼瑪的100多頭牦牛,在一片治理后的黑土灘悠閑地吃草,尼瑪的牛放到這里,要繳納500元的押金。這是大浪村為了便于管理制定的一項規定,不管誰家在治理后的黑土灘放牧,都要繳納500元的押金,來年休牧期,要修理網圍欄,大家都要到場出力,不參加的人500元的押金不予退還。

“不這樣規定,幾千公頃草場的網圍欄,只靠十幾名管護員,根本沒辦法維護?!爆斁媒忉屨f,這樣做保證了網圍欄的完好,到了休牧期,避免草場再次被破壞。

抱著這片“金窩窩”,大浪村的牧民想法很單純,大家只想保護好這片草原,不再讓它變成一片片裸地,2021年,村里人想自己掏錢購買有機肥給這片地上肥,讓牧草長得更好。

祁連縣黑土灘的治理,逐步實現了草地資源合理利用和生態環境保護建設、資源消耗向資源節約轉變的長效機制,為促進該縣草地生態保護可持續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使草原生態環境得到有效修復,顯現了昔日“風吹草低見牛羊”的景象,實現了草原生態、生產、生活“三共贏”的發展新機制。

草原之美并非一日之功,草原生態環境修復是一個漫長的過程,草原生態保護建設更是一項長期而艱巨的任務,但“人不負青山,青山定不負人”,讓我們以環保理念揮毫潑墨,繪就更加美好的生態畫卷。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