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獸紋灰陶尊:文明曙光中的一抹亮色

發布時間:2021-01-04 16:57:06丨來源:內蒙古日報丨作者:李倩丨責任編輯:趙明霞

文物是有趣的,它總是在不經意間告訴人們關于“來路”的密碼。

文物是有趣的,它總是在不經意間告訴人們關于“來路”的密碼。

中國文化的起源、中華民族的形成,統一的多民族國家中國的形成,這些“疑問”都可以在一件件文物、一個個遺址中找到答案。

1991年,新中國考古學奠基人、著名考古學家蘇秉琦先生在《關于重建中國史前史的思考》一文中說:

“中國人這種偉大的民族精神、力量,其根脈蓋深植于史前文化之中?!?/p>

“多源、一統的格局鑄就了中華民族經久不衰的生命力?!?/p>

“可以這樣說:‘中國’的形成經歷了共識的‘中國’(即相當于龍山時代或傳說中的‘五帝’時代。廣大黃河、長江流域文化的交流、各大文化區系間的彼此認同),到理想的中國(三代的政治文化的重組),到現實的中國——秦漢帝國?!?/p>

在蘇秉琦看來,史前,幅員遼闊的中華大地上,分布著六大文化區系,不同地域的先民們各自生活著,創造出眾多“文明曙光”,猶如燦爛的群星。令人驚訝的是,這些文明的星火,卻往往存在著某些“共識”,這些默契的“共識”是構成中華民族民族特性的傳統精神,是締造統一的多民族國家的基礎。

在“共識”的凝聚下,漸漸地,這些遍布中華大地的文明溪流,最終匯成大江大河,滾滾向前,奔騰不息。

獨特鮮明的考古學文化

1982年秋冬,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內蒙古工作隊與敖漢旗文化館(現博物館)聯合對敖漢旗境內的史前遺址進行普查,首次在內蒙古自治區敖漢旗高家窩鋪鄉趙寶溝村的大北地發現了性質較單純的趙寶溝文化遺址。1983年春,又相繼發現敖音勿蘇鄉的燒鍋地遺址和敖吉鄉的南臺地遺址。

這件“神獸紋灰陶尊”就來自于南臺地遺址。

“這是我們采集來的陶片修復的?!?敖漢旗博物館館長田彥國說。

起初,文物普查小組的工作人員在趙寶溝村的大北地采集到“之字紋”陶片,“陶片是辨時代的”,經過辨認,它晚于興隆洼文化、早于紅山文化,“我們很興奮,這說明是個大發現啊?!?田彥國說。

撿回敖漢旗文化館里的陶片被一一檢視,忽然發現,有些陶片上繪就的不是簡單的紋飾,而像是動物圖案!把這些陶片拼對在一起!不行,還缺東西,再找!

當時,正值天寒地凍,文物普查小組的工作人員們頂著風雪,在南臺地遺址周圍苦苦找尋了兩個多小時?!罢业娇谘亓恕薄罢业降撞苛恕薄斑@是肩部”“這是頸部”……30多片碎陶片、兩周時間,拼對、粘貼、補缺、打磨、補縫、補畫、加固……最終,這件精美的刻有動物紋飾的尊形器出現在人們眼前,令人驚嘆!

“它是趙寶溝文化尊形器。在南臺地,我們采集出土了大量陶片,已復原的器類只有橢圓細砂泥質罐、夾砂筒形罐、尊形器、高足盤(器蓋)四類。其中5件尊形器、1件高足盤、1件器蓋上飾有鹿、鳥紋?!碧飶﹪f。

“趙寶溝文化” 距今約7000年,這一概念首先是蘇秉琦先生于1984年8月在內蒙古西部地區原始文化座談會上提出來的,認為其“特征因素組合相當鮮明”,“可推斷它是同‘富河、紅山’平行發展的另一種考古學文化?!?/p>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劉國祥教授在《關于趙寶溝文化的幾個問題》中這樣表述:“趙寶溝文化的發現,填補了遼西地區興隆洼文化和紅山文化之間的年代缺環,其獨特的文化面貌也極大地豐富了遼西地區新石器時代考古學文化的內涵?!?/p>

2006年,趙寶溝文化遺址被列為第六批中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藝術靈動的動物紋飾

這件神獸紋灰陶尊,無疑是美的。

只見它一身沉穩的灰色,線條流暢,莊重大氣。上方光滑圓潤,略收,如同留在地面、等待人們前來取水的井口。中間腹部飾有首尾相接的兩只鹿紋,鹿頭是寫實的,上有長長的脖子、弧形的帶有枝杈的鹿角、小巧的耳朵和柳葉形的眼睛,神態端莊安詳,栩栩如生;鹿身則是曲線,如蛇,背上生出雙翼,似騰空飛起;尾部則像魚尾,魚尾上三角處,有一半圓形圖案,在外圍一圈線條的加持下,如同一輪初升的太陽,金光四射。

“這些動物紋飾是個復合型形象,是神化了的動物。就如同‘龍’,它也是人們想象出來的集合馬、鹿、魚、鷹等動物特征于一身的‘神獸’?!眱让晒挪┪镌貉芯繂T汪英華說,“尊形器為趙寶溝文化的一大特征器物。特別是飾有神化了的鹿首、豬首、鳥首結合等紋飾的尊形器,器表和內壁都經過磨光處理。腹部壓劃神獸紋,器物制作精細,造型美觀?!?/p>

“自趙寶溝文化被確認以來,我們在1983年至1988年的普查中陸續發現了趙寶溝文化遺址共60余處。目前所知,敖漢旗境內僅有3處遺址采集或出土有動物紋飾的陶器標本?!碧飶﹪f,“最精彩的是小山遺址出土的尊形器,上面刻有豬首、鹿首、鳥首動物形象,三種動物形象都被神化,豬首下是蛇身,鹿首和鳥首右側紋飾似為羽翼抽象出來,三種靈物形象都向左側,繞器一周,頗有宇宙巡游的宏大氣魄。有專家稱,那是‘中國最早的龍鳳呈祥圖’?!?/p>

幾千年來,中國人一直把龍和鳳視為中華民族的標志和象征。對每一個炎黃子孫來說,龍是一種符號,更是一種血肉相連的情感!

“現有的考古資料和研究結果證實,敖漢旗是中國北方旱作農業起源、中國玉文化起源、中國龍文化起源、中華文明起源的核心區域?!?田彥國說,“蘇秉琦先生曾說過,在距今7000年的趙寶溝文化遺址發現刻有豬龍、鳳鳥和以鹿為原型的麒麟陶尊充分證明社會分化已很明顯,而在中原這類最早的‘藝術神器’是距今6000年的河南濮陽西水坡的龍虎堆塑,要比內蒙古地區晚1000多年?!?/p>

據田彥國介紹,趙寶溝文化陶器上出現有之字紋、云雷紋、三角紋、細網格紋、菱形幾何紋、編織式幾何紋等,從紋飾上看,趙寶溝文化的紋飾受到早期興隆洼文化的斜線紋、之字紋的影響,并被后期的紅山文化所繼承?!翱梢哉f,興隆洼文化時期的先民們在追求美感,而到了趙寶溝文化時期,美已經得到了藝術化的升華!”田彥國說。

美好愿望的真誠表達

“這些制作精細,造型美觀的尊形器絕非一般的生活用具,很可能是祭祀用的神器?!蓖粲⑷A說。

據田彥國介紹,飾有動物紋飾的尊形器,趙寶溝、小山遺址各出土1件,南臺地遺址采集5件,動物形象以鹿為主,也有的集鹿、豬、鳥于一體。

“此類尊形器與日常生活用器有別,其目的在于祈求狩獵活動的成功?!眲樵凇蛾P于趙寶溝文化的幾個問題》中說到。

劉國祥在文中提到,狩獵活動在趙寶溝先民的生活中具有崇高和重要的地位。趙寶溝文化房址居住面上或堆積層中經常出土較多的動物骨骼,以趙寶溝遺址為例,可以鑒定的脊椎動物骨骼標本共538件,動物種類有豬、馬鹿、斑鹿、狍、牛、狗、貉、獾、熊、東北鼢鼠、蒙古黃鼠、天鵝、雉、魚等14種。其中,豬骨標本138件,最少個體數是9個。另外,趙寶溝遺址馬鹿標本共179件,最少個體數應為11個。

豬、鹿在趙寶溝先民的生活及心中的地位由此可見一斑。

在南臺地遺址對面,還發現了一座祭壇,“這可能是中國最早的‘社稷壇’,趙寶溝先民們在此舉行祭祀活動,希望與天地溝通,祈求風調雨順、豐衣足食,這體現了趙寶溝先民的尊崇天人合一、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思想?!碧飶﹪f,“目前所知的考古文化中,在其他地域,如黃河、長江流域,也都存在這種祈求天地、表達美好愿望的現象,但都比趙寶溝文化要晚?!?/p>

仿佛可以看到,7000年前的趙寶溝先民們,頭頂是浩瀚的天空,腳下是博大的土地,耳邊是鼓蕩的風聲,懷著敬畏和希冀,叩拜天地。

不,不僅是先民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更是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的不竭動力。在漫長的歷史進程中,中華兒女因著這份向往,依靠自己的勤勞、勇敢、智慧,開創了各民族交融匯聚的美好家園,培育了歷久彌新的優秀文化。

不論哪個歷史時空,中華兒女始終心懷希冀,始終相信,人世間的一切幸福都需要靠勤勞的雙手來創造!

(作者:李倩)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