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著名詞作家劉一瀾:“歌詞是時代發出的最強音”

發布時間:2020-12-25 17:19:01丨來源:西藏日報丨作者:劉斯宇丨責任編輯:趙明霞

“歌詞是時代發出的最強音”。

劉一瀾與西藏結緣始于20世紀90年代初。1993年初,當時20出頭的劉一瀾第一次踏上了西藏這片熱土。劉一瀾回憶起第一次站在布達拉宮腳下的感覺,“那感覺很微妙,那明明是我第一次看見布達拉宮,但我仿佛已經向它朝拜過千萬遍?!?/p>

劉一瀾出生在甘肅省一個小縣城,自1993年來到拉薩,如今已經快30年了。如今的劉一瀾不僅僅是西藏著名詞作家,還是國家二級編劇、西藏自治區歌舞團創研室主任、西藏音協副主席、西藏自治區第七屆青聯委員、西藏作家協會理事、中國音樂家協會會員、中國音樂文學學會會員,創作歌曲約1200首,并為各類晚會撰稿主持詞及劇本500余份。

劉一瀾在看書

“1993年的拉薩僅僅只有兩條街道,和我家鄉的縣城一般大小。在拉薩待著,沒有陌生感,仿佛在家一般自在?!?span style="text-indent: 32px;">劉一瀾說。

看書一直是劉一瀾的愛好,自初中開始他便廣泛閱讀書籍?!拔以诟咧袝r期就讀完了《紅樓夢》,而對西藏的了解也是從書本上了解到的,冰川湖水、藍天白云,無一不誘惑著我奔向這圣地?!?993年,劉一瀾在布達拉宮背后開了一家書店,白天守著書店看看書,晚上在拉薩周邊溜達閑逛。次年春,劉一瀾在西藏青年報社找到一份差事,從此正式與文字結緣。

1997年3月,香港即將回歸祖國,西藏自治區組織創辦了一臺專題音樂會——《回歸頌》,一個偶然的機會讓劉一瀾包攬了整臺晚會的所有歌詞創作和主持詞的撰稿工作?!罢\惶誠恐,唯有傾己所有全力以赴?!本驮谶@臺晚會上,劉一瀾真正意義上的處女作《哈達的祝?!繁恢璩也诺┳楷斃蠋熢谝魳窌涎莩?,而這臺晚會中的5首作品獲得了多個獎項,7月演出后好評如潮。同年8月,劉一瀾進入拉薩市歌舞團,成為了一名專業創作員。

劉一瀾(左一)與中國音協班同學合影

寫稿和寫詞有什么區別呢?劉一瀾認為二者有區別,但共同之處也有很多。好的稿子是人物中有故事,故事中有人,而歌詞亦是如此?!啊槐钟筒?,一朵格?;?,那是我從小芬芳的家……一座布達拉,一條長哈達,那是我永遠懷想的家……’這是我在《咱們西藏》里面寫的歌詞,用一個個簡單的物品來勾起聽者的思緒,憶起心中的故事?!眲⒁粸懻f。

那時剛進拉薩市歌舞團的劉一瀾每天都在創作,幾乎達到癡狂的狀態?;蛟S是心中對西藏的熱愛,又抑或是記者的職業經歷讓自己靈感噴涌?!跋锣l采風的經歷寫成稿是這樣的,那寫成歌詞應該是怎么樣的呢?”每天一首,劉一瀾連續寫了43天,而這一批作品誕生了歌詞創作生涯中的“西藏三部曲”(即《祖國的西藏》《咱們西藏》《天上的西藏》),并先后獲得了文化部第八屆“文華獎”和中宣部第七屆、第八屆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獎”。

劉一瀾的獲獎證書

什么叫好的歌詞,在與劉一瀾交談的過程中,他拿出了自己出版的原創作品歌曲集,里面收錄了他寫過的歌詞。記者翻閱后發覺,脫離了旋律,僅單單將詞提出來,仍有韻味。如古代的詩經,“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边@曾是歌曲,雖然在歲月的長河中流失了曲調,但仍膾炙人口、經久不衰。而歌詞也是一樣的道理。

劉一瀾(右二)與中國音協班高原班同學合影

如今劉一瀾更傾向于用平淡的詞句來敘述故事。雅俗共享,這是劉一瀾對現在音樂的定義。劉一瀾說:“這是一個百花齊放的時代,簡單的哼唱、市井的喧鬧、牛羊的腳步、風的聲音都是音樂的旋律。音樂是時代的音符,歌詞則是時代發出的最強音!”

(文/圖:劉斯宇)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