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巖畫探秘:火山草原上的文明印跡

發布時間:2020-12-18 14:27:03丨來源:內蒙古日報丨作者:阿榮 皇甫美鮮丨責任編輯:趙明霞

蒼?;鹕讲菰粝铝诉h古先民深深的印跡和古代北方游牧民族活動的足跡。

這里高山平原相間,丘陵溝壑交錯,30座火山鑲嵌于無垠的草原,46座海拔1500米以上的山峰,重巖疊嶂,白云繚繞。

這里歷史悠久,文化蘊藉。

蒼?;鹕讲菰粝铝诉h古先民深深的印跡和古代北方游牧民族活動的足跡。這里一幅幅粗獷、雋永的古巖畫,與蒙古高原、西伯利亞的多幅巖畫,有著密切的淵源關系。

悠久的文化歷史

初冬的第一場雪,飄飄搖搖,紛紛揚揚。驅車從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出發,翻越陰山,至擁有火山草原的察哈爾右翼后旗?!安旃枴笔枪磐回收Z,意為“汗之宮殿的侍衛”?!?000多年以前,察右后旗境內就有人類生存。在土牧爾臺鎮、白音察干鎮均發現保存較為完整的新石器時代文化遺址。先民在這里點燃原始文明的星火,創造了具有地域特色的史前文明。這里新石器時代、青銅時代、鐵器時代的巖畫,風格獨特、內涵豐富,是先民留在這片草原的文明印跡?!辈煊液笃煳奈锕芾硭R世宏說。

察右后旗自古為北方游牧民族繁衍生息之地,各民族在此交往、交流、融合。據史料記載,春秋時期,這里先后為葷粥、鬼方、獫狁等氏族部落游牧、狩獵屬地,戰國時期為匈奴屬地。秦漢時期,這里屬雁門郡。北魏初期這里為鮮卑游牧地,為拓跋珪所轄。西魏廢帝元軟元年(公元552年),突厥以漠北為中心建立突厥汗國,這里皆入其所轄范圍。遼朝時,這里為西京道所轄。金朝改西京道為西京路都督總管府,這里屬大同府宣寧縣轄地。元朝時期,這里西南歸集寧路,北部歸興和路,直屬中書省。清朝編察哈爾八旗,這里屬察哈爾右翼正紅旗、右翼正黃旗駐牧之地,直屬察哈爾都統。

鮮明的地理環境

驅車至連綿山谷,那些凝固在石頭上靈動的線條,仍然向世人訴說著先民神秘而永恒的故事?!安煊液笃旃艓r畫分布范圍很廣,大六號東山、錫勒玻璃腦包山、烏蘭哈達猴山、當郎忽洞七郎山,土牧爾臺賽忽洞、號半地、毛驢溝、小當郎忽洞、黑石崖等地均發現巖畫,其中土牧爾臺的古巖畫居多?!瘪R世宏說。

符號巖畫(攝影:阿古拉)

土牧爾臺的古巖畫,多分布在一些比較隱蔽、溪水潺潺、地貌獨特的地方,也有一些巖畫分布在古驛道邊。巖畫多為動物圖案,如馬、羊、鹿、狗、狼等,線條簡潔,自然生動,表現了一定的藝術水平。也有一些較粗糙、圖案不完整的巖畫。

在察右后旗文物管理所馬世宏等人的帶領下,至土牧爾臺鎮西北部的賽忽洞村探尋古巖畫。這里距中蒙邊境線約300公里,東面是較平坦的丘陵草原。賽忽洞村南0.5公里處一座高約10米的小山丘上分布著較多巖畫,南面一塊較大的石頭上,一幅刻有尾飾舞者巖畫,十分引人注目??繓|的一塊巨石上刻著小羊、小鹿等圖案,旁邊有一眼古井。小山丘東南高、西北低,斜坡面斜度為40度左右。從有巖畫的巖石順斜坡而下,看到一條南北走向的季節性河流。

在這個斜坡上,一塊塊同坡面傾斜度基本一致的巖石鑲在其間。巖石高出地面0.3 -1米,巖石的色澤為灰黃色。石質雖然粗糙,但石面較為平滑。這些巖石基本呈弧形帶狀分布,弧形突出的一面朝著正北方向。

巖畫歷經數千年風吹日曬,表面留有黃色、綠色的巖垢。仔細欣賞巖畫,未發現敲鑿的痕跡,而是采用磨刻的方法制作而成,即用石器磨刻巖石表面,使畫面輪廓的線條呈凹槽式,亦稱作陰刻方法,最后經過修整使巖畫細致光滑?!叭绻疾蹨\,要用一種白色物體涂抹凹槽,畫面的輪廓就能顯現?!?馬世宏說。

在一塊巖石上,看到非常像馬蹄印的巖畫。這些蹄跡有大有小、有深有淺,特別是巖畫中種種標記圖案,與馬蹄印毫無共同之處,顯然標記圖案具有某種特定含義。

密切的淵源關系

小當郎忽洞巖畫位于土牧爾臺鎮西約20公里處?!澳壳皩π‘斃珊龆磶r畫的辨別比較困難,但將這里的巖畫與蒙古國的突厥巖畫進行比較,將巖畫共存的符號與古突厥文進行比較,將巖畫的風格特征同突厥墓碑上的圖案進行比較,便可以將突厥巖畫從小當郎忽洞巖畫整體中大致區分出來?!?馬世宏說。

在土牧爾臺鎮毛驢溝村北看到一幅鹿形巖畫,鹿腿短又細,不成比例,身軀修長,面部長而寬,這樣的藝術風格在蒙古國古巖畫中較常見,是典型的青銅時代形象。

賽忽洞巖畫

“山羊是古巖畫中較常見的題材,在突厥巖畫中居首要地位,數量最多。土牧爾臺巖畫上的山羊形象,與阿爾泰山出土的突厥銀器底部山羊形符號十分相似,而且眾多山羊形巖畫如同一模鑄就,在風格特征上十分相似?!瘪R世宏說。

號半地巖畫群有一種呈懷孕狀的馬形,背部低凹,腹部鼓起。特別有趣的是三花馬形象,將頸上的鬃剪為三辮,高高聳立。將馬鬃剪成三花是突厥人的流行習慣,這種裝飾手法,直到唐初才由突厥地區傳入內地。

號半地巖畫群有眾多馬、鹿、犬、虎等動物的蹄印巖畫?!耙矮F和家畜是游牧社會賴以生存的物質基礎,因此,獵取野獸和期望家畜繁衍,決定著游牧人的思維方式。追蹤野獸、尋找家畜,要具備識別蹄印的技巧。在山巖上鑿刻蹄印,最初的目的只是為了狩獵或指示動物存在或走向,以后便與‘模擬巫術’聯系在一起,成為一種原始宗教思想?!?馬世宏說。

三井泉巖畫位于土牧爾臺鎮三井泉村與楊鐵房村之間的丘陵上,一幅幅青銅時代的巖畫,描繪、記錄著先民的生產方式和生活內容。

“土牧爾臺鎮巖畫的年代上限大致在新石器時代,下限大致在青銅時代至鐵器時代。這些巖畫是遠古先民原始世界觀和精神生活的反映,也是古代游牧民族的藝術典范,是非常珍貴的文化遺產?!?馬世宏說。

制作精細的巖文

察右后旗境內分布大量珍貴的巖文。有些文字敲鑿、劃刻在巖石上,有的用特殊顏料書寫在石壁上。土牧爾臺鎮毛驢溝村北山上的巖文,采用敲鑿方法,其面積長約60厘米,寬約20厘米,內容為藏文的“六字真言”?!按颂幧窖律系膸r文,均制作精細,承襲了北方草原早期巖畫的傳統制作方法?!?馬世宏說。

賽忽洞村南巖石上的巖文,用石灰拌植物油加黏合劑制成漿液繪寫而成,經數百年風雨侵蝕,又被人用石頭或鐵器蹭掉,只留下白色印跡,但只要被水沖過,就呈現出黑色字跡。八號地鄉黑石崖溝洞窟內發現的巖文,面積較大,文字較多。由于洞窟內狹小,無法看清全貌,較難辨別內容。在烏蘭哈達蘇木哈拉忽洞村北祭祀臺遺址附近的一塊天然石碑上,劃刻的巖文,字跡線條清晰,邊緣齊整。經專家考證,這些巖文為元明清時期創作,在巖畫的寶庫中占有獨特而重要的藝術地位。

刻有尾飾舞者巖畫。 與古巖畫相伴的季節性河流。阿古拉 攝 賽忽洞村南的小山丘上分布著較多巖畫(攝影:阿古拉)

在這片神奇的火山草原,不同時代、不同民族的人們磨刻、敲刻、涂繪,留下了古老而神奇的巖畫藝術。盡管它們產生的時空不同,內容各異,卻無不凝結著某一特定時代的歷史風貌、審美心理,是各民族文化交流和融合的反映,是古代北方游牧民族遷徙的見證,亟待加強保護和進一步科學研究。

(作者:阿榮、皇甫美鮮,原標題:火山草原上的文明印跡——草原巖畫探秘④)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