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域高原,無處不流淌著生命的歡歌

發布時間:2020-11-18 17:19:41丨來源:青海日報丨作者:姚斌 張多鈞丨責任編輯:趙明霞

從鼠兔、高原兔、角百靈等小型動物,到藏羚羊、巖羊、藏野驢、野牦牛等有蹄類動物,再到獵隼、猞猁、雪豹等獵食者,野生動物才是高原上名副其實的主人。

三江源地處青藏高原腹地,是高原生物多樣性最集中的地區,素有“高寒生物種質資源庫”之稱。

從鼠兔、高原兔、角百靈等小型動物,到藏羚羊、巖羊、藏野驢、野牦牛等有蹄類動物,再到獵隼、猞猁、雪豹等獵食者,野生動物才是高原上名副其實的主人。這便是三江源,中國最大、海拔最高的天然“野生動物園”。

不論巖羊還是它的天敵雪豹,都必須遵循適者生存這個法則(攝影:李友崇)

三江源國家公園內共有野生動物125種,多為青藏高原特有物種,且種群數量大。其中獸類47種,雪豹、藏羚羊、野牦牛、藏野驢、白唇鹿、馬麝、金錢豹等7種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藏狐、石貂、兔猻、猞猁、藏原羚、巖羊、豹貓、馬鹿、盤羊、棕熊等10種為國家二級保護動物;鳥類59種,黑頸鶴、白尾海雕、金雕等3種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大鵟、雕鸮、鳶、兀鷲、縱紋腹小鸮等5種為國家二級保護動物;魚類15種。

三江源的高寒草原—草甸—濕地生態系統,形成了以草地為主的高寒植被區及其植物資源,它不僅是中國四大牧區之一的青南高原牧區的重要部分,也為青藏高原特有的以藏羚羊、野牦牛、藏野驢、白唇鹿等為代表的大中型食草類動物種群,提供了良好的棲息環境,成為它們的大種群集中分布區,同時還為高原上的雪豹、狼等肉食動物種群的生存提供了食物來源。

三江源,野性和愛的高原。長期以來,我們對它的認知卻極其有限。

野牦牛是青藏高原特有牛種,受人類活動影響,其分布范圍已縮小到海拔4000米至5000米的昆侖山脈、阿爾金山脈、祁連山脈以及雅魯藏布江上游。據不完全統計,目前,中國野牦牛種群數量在3萬至5萬頭左右。

野牦牛-怒(攝影:姚斌、張多鈞)

近年來在長江源煙瘴掛大峽谷一帶發現較多的雪豹活動,從而引起了人們對這一高原旗艦物種生存狀況的極大關注。這些旗艦物種是一種標志,它提示人們,需要去完整保護構成高原生態系統的生物鏈,以及它們賴以生存的環境。

有“中華水塔”之稱的青藏高原三江源地區是藏羚羊的主要棲息地。有關專家研究顯示,藏羚羊種群為瘠薄的高原土壤提供了有機肥料,它們對牧草的適度踐踏又起到分蘗作用,使牧草長勢旺盛。它們產仔后遺留下來的大批胎盤及老弱病殘者,又為狼、禿鷲等許多肉食動物提供了食物,因此藏羚羊在青藏高原的生態系統和食物鏈中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雪豹是可愛的“大貓”,它的尾巴能當掃把,在雪原上行走時可以掃除腳印。當地牧民群眾視雪豹為山神的寵物,因為它能在高山裸巖上來去自如,如履平地。

兀鷲有一個很大的特點:生性善良溫和,從不攻擊活畜和人。拋開外界賦予它的神秘外衣,無論生活習性還是性格,它實際都與猛禽惡鳥沾不上邊。你只要不傷害它,其實跟它在一起,無異于跟一只鵝在一起。

上世紀90年代以來,經過研究,學界對鼠兔的看法已經有了很大轉變。鼠兔不僅不是“害獸”,高原上所有的食肉動物都依賴鼠兔生存。鼠兔的洞穴也為很多鳥類及兩棲類動物提供了重要的棲息地和繁殖地。它們挖洞的本能能讓土壤變得松軟、像海綿那樣儲水,對水土流失、侵蝕及下游洪水都能起到防范作用。而且,鼠兔更偏愛草本葉狀植物,家畜則喜歡禾本雜草和蒿草,因此也不存在“爭奪食物”一說。真正讓研究人員轉變對鼠兔的態度的重要原因,是對青藏高原草地退化原因的分析。

這是一組展示江源靈動詼諧的圖片,從它們的目光中,不難看出,在嚴酷的自然環境中,野生動物不僅僅為生存而生存。在雪域高原,無處不流淌著生命的歡歌。

藏野狐-躡手躡腳(攝影:李友崇)

鳳頭鸊鷉(攝影:李友崇 )

華麗的棕頭鷗(攝影:姚斌、張多均)

原羚-爭斗(攝影:李友崇)

藏野驢(攝影: 姚斌、張多鈞)

(作者:姚斌、張多鈞,原標題:野性和愛的江源)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