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文化藝術"高峰"人物·系列報道

發布時間:2020-11-11 08:47:08丨來源:中國網草原頻道丨作者:趙明霞丨責任編輯:阿藝思

中國網草原頻道特輯錄整理一組草原文化藝術“高峰”人物專訪稿件,讓我們一起從他們的人生經歷中穿越往昔歲月,一睹知名藝術家們的風采,聆聽他們的藝術觀點和愿景。

“一定要實實在在地對待自己創作的或者表演的作品,讓廣大群眾承認、接受、喜歡,這才是最重要的?!薄安灰^于急著追求名利,靜下心去做,名和利都會慢慢來的?!薄@些年逾古稀,一生扎根草原,并以人民為中心的藝術從業者,不約而同地表達了相似的藝術觀點。他們從舊時代走來,在新時代依舊散發著自己獨特的、不可替代的光芒。

 中國網草原頻道特輯錄整理一組草原文化藝術“高峰”人物專訪稿件,讓我們一起從他們的人生經歷中穿越往昔歲月,一睹知名藝術家們的風采,聆聽他們的藝術觀點和愿景。


“草原百靈鳥”金花:人民中間是創作熱土,舞臺是我生命力的源泉

“在那百花盛開的草原上,肥壯的牛羊像彩云飄蕩,富饒美麗的牧場喲,啊哈嗬咿,多么興旺,勤勞的牧民建設著祖國的邊疆……”

今年已77歲的內蒙古民族藝術劇院蒙古族女高音歌唱家金花唱過的300余首歌曲中,她說自己最喜歡這一首《牧民歌唱共產黨》:“它的旋律非常好聽,歌詞內容既接地氣又很美?!?.....【閱讀全文


從青春舞者到“斯琴奶奶” 她讓民族舞從草原走向世界

在明快的蒙古族樂曲伴奏下,年近九旬的內蒙古民族藝術劇院蒙古族舞蹈家斯琴塔日哈在舞臺上輕快地舞動著:行云流水般的碎步,風擺楊柳般的手部動作……她的舞蹈感情充沛、質樸豪放、剛勁有力,將蒙古族舞蹈獨特的風韻揮灑得淋漓盡致......【閱讀全文


馬背展雄風為人民立功:“將軍之女”阿木蘭講述內蒙古騎兵英雄故事

1950年,騎兵部隊走過天安門廣場,接受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檢閱

中國舞臺藝術歷史上首部以騎兵為題材的大型原創民族舞劇《騎兵》,將這一段內蒙古騎兵的英雄故事帶到舞臺上,講給新時代的人們。中國舞蹈家協會官網10月1日發布公告,《騎兵》榮獲第十二屆中國舞蹈“荷花獎”舞劇獎,進入公示期。

“《騎兵》用藝術的形式真實再現了內蒙古騎兵的革命歷史,這正是很多人希望革命歷史以各種形式展現的結果?!边@是內蒙古騎兵革命史研究會會長、新中國開國蒙古族將軍孔飛的女兒阿木蘭曾在觀看演出后做出的評價,她大贊《騎兵》是一部非常好的舞劇......【閱讀全文


“迎烈日踏風雪” 第一代烏蘭牧騎隊員吉日木圖講述歲月往事

“迎著烈日走,踏著風雪來,深情的河流也為我澎湃……以天為幕布,以地為舞臺,連綿的群山也為我喝彩……”一首《烏蘭牧騎之戀》唱進了烏蘭牧騎人的心間,也唱出了代代相傳的烏蘭牧騎精神。

“農牧民需要什么,我們就表演什么;哪里有需要,我們就去哪里,真的是迎風雪、冒寒暑,走過戈壁,跨過草原,為廣大農牧民送去歡樂?!?6歲的內蒙古民族藝術劇院直屬烏蘭牧騎藝術團國家一級演員吉日木圖回憶起自己走過的40余年烏蘭牧騎歲月時,感慨萬千......【閱讀全文


草原上 “乘風破浪”的“云”:不會唱歌的舞蹈演員不是好作曲家

“帶著霧的輕柔,帶著夢的縹緲,在這清新的晨風里,晨風里,乳香飄飄……飄過花叢,飄過樹梢,飄向彩云的懷抱……”悠揚的旋律舒緩地流淌著,將聽者帶到廣袤無垠的草原。這首《乳香飄》是內蒙古民族藝術劇院歌舞團國家一級作曲家左如云被聽眾最熟悉和喜愛的作品之一,也是她開始從事專業作曲后的第一首作品。

從舞蹈演員到獨唱演員再到作曲家……如今78歲的左如云走過的人生路就像她的名字一樣,“如云”般變幻不定但又多姿多彩……【閱讀全文


從業余愛好到竹笛大師,他領銜“草原笛派”走向世界

“街上行走的小汽車,按喇叭時的‘滴滴’聲是幾個音?大卡車的喇叭聲‘嘚兒嘚兒’又是幾個音?高級汽車與普通汽車喇叭的音色有什么不同?”在76歲的內蒙古民族藝術劇院歌舞團國家一級演員、竹笛大師李鎮看來,音樂元素無處不在,它彌漫于天地間,滲透在生活中……【閱讀全文


“好來寶”傳承人烏云桑:用歡樂書寫藝術人生 傳承民族說唱藝術

“甜蜜的工作甜蜜的工作無限好啰喂,甜蜜的歌兒甜蜜的歌兒飛滿天啰喂……”想起年輕時在內蒙古藝術學校(現為內蒙古藝術學院)那些無比開心和幸福的學習時光,61歲的烏云桑忍不住唱起當年的歌兒來。

在歡樂的旋律中,記者仿佛看到當年那個年輕的小伙子,對著收音機,卯著勁兒一遍一遍用當時的流行歌曲練習唱歌的情景?!澳莻€時候,我每天都不停地練習,很快樂很幸福?!睘踉粕S脦е鴿鉂獠菰秲旱钠胀ㄔ捳f道……【閱讀全文


二人臺“多面怪才”趙德厚:守正創新 讓古老民間藝術綻放新活力

16歲時第一次登臺的經歷,趙德厚仍記憶猶新。當時他年紀最小的弟弟因病即將離世,他趕去告知在外演出的父親回家。父親聽后坐在那里一動不動,團長催促后父親才說了一句話:“我走了,晚上這戲咋辦?”最后趙德厚留下來頂替父親,從沒上過臺的他只學了一次臺詞和動作,就記住了,只是他沒學過 “挨槍子兒”之后應該倒下,仍站立在舞臺上的他最后被人撩起幕布拽了下去。

對于將近古稀之年的內蒙古藝術劇院二人臺藝術團業務團長趙德厚來說,他的舞臺處女秀就這樣夾雜著悲傷與歡樂,留在他的記憶深處?!?a href="http://www.cfpenquan.com/2020-12/30/content_41412903.html" target="_self">閱讀全文】


專訪民族音樂理論家烏蘭杰:"草原音樂是生態、生命、生活的藝術"

“科爾沁民歌,融進了母親的乳汁里,一點一滴流進了我的心靈深處。沒有民歌,就沒有我的今天?!眲倓偒@得中國音樂理論最高榮譽“楊蔭瀏音樂學術提名”的82歲蒙古族音樂理論家、教育家烏蘭杰,如此詮釋草原音樂賦予他的藝術生命力。

12月31日,中國網草原頻道記者迎著2020年最后一天的朝陽,走進中央民族大學研究員、中國音樂學院特聘博士生導師、《蒙古學百科全書》?藝術卷主編烏蘭杰的住所,聆聽他和草原音樂的故事……【閱讀全文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